玩友资源网每日更新海量原创技术教程,线报活动,QQ软件等,努力打造最全资源网站
广告位

《LOL》易大师故事“无极之诗” 根基不牢,无以为枝

玩友小编 值得一看

 迄今为止,《英雄联盟》一共公布了151位英雄(实装150位),这些英雄背后的故事构建起了符文之地的始末兴衰。官方也会时不时的更新某位英雄的背景故事,譬如亚索、锐雯、凯南等等。日前,@英雄联盟宇宙官博带来了“无极剑圣·易大师”的背景故事《无极之诗》,该篇文章由墨熊创作,一起来看看吧。

《LOL》易大师故事“无极之诗” 根基不牢,无以为枝

官方原文:

   多兰大师跑起来的样子,让易想起了争夺配偶时的泥沼蟹…这念头当然是有些失礼,但考虑到大师的年纪,某种意义上应该算是一种称赞。

   易干咳了一声,以持剑之礼朝老锻匠微微欠身,对方却边跑边喘,红光满面地向他摇了摇手:

   “来啦来啦!不好意思,老夫睡过啦,迟到了一小会儿。”

   易瞄了一眼正午的艳阳,多兰说的没错,他确实是迟到了一小会儿——也不过就是一个上午而已。

   “‘万物之根,时也,’”易微微皱起眉头:“‘晨露晨至,暮霭暮临,方有日月繁星’。”

   “嗯?”多兰端起水壶,欲饮又止:“啥?”

   “《法义集》的开篇,您没听过吗?”易有些不敢相信地反问道:“这可是布希的诗。”

   法兰搓了搓自己花白的络腮胡,愣了一下:“谁?”

   布希大师应该是艾欧尼亚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,易在学会把亲戚的辈分都认明白之前,因呗就开始教他这首《山间夕照》了……就算没听过刚才那段教育别人守时的名句,怎么也应该听过他的名字才对。

   “……别在意。”易润了润嗓子:“师父说今天的修行很重要,叮嘱我一切都听您安排。”

   “修行?”多兰意味深长地“哦”了一声:“他跟你说这是修行?难怪你会来得这么早哟。”

 易突然觉得这多兰有点不靠谱。

   之前,易在父母的工坊中见过他几次,因呗和伊麦对这位大师非常尊敬——虽说他是个外乡人,而且不修边幅、大大咧咧,但包括易的双亲在内,无极村的匠人们还是很快就折服于其精湛的锻造技术,允许他长居于此。但这么些年的耳濡目染下来,他竟然还是连布希都不认识……这不禁让易愈发怀疑,对于无极之道的奥义,多兰到底能教他点什么。

   易干咳了一声,露出敷衍的微笑:“所以,我们什么时候开始,大师?”

   “对老夫来说,时间肯定够了,至于你嘛……”多兰收好水壶,转身看了一眼来时的路,一条通向无极村的羊肠小道——这个动作让易看到了多兰背在肩上的东西,那是一只崭新的竹篓,蒙着厚实的塔羚皮,论尺寸和样式,应该是远行用的行囊。

   “你也不过就练了两季的剑而已,才遇上点小小挫折,又何必如此心急呢?”

   易不可能不心急——他遇上的可不是什么“小小挫折”,而是关系到他还能不能继续修习无极之道的大大问题。为了耐住性子,他用力捏了捏手里的剑鞘,这个师兄们分享的经验,此时此刻好像不怎么管用。

   “大师……”他轻声更正道:“我练剑,已经有整整四季了呀。”

   “哦哟,对哦。你已经十五夏了啊……”多兰故作惊讶地捏了捏易的胳膊:“练了四季,嗯,难怪这么结实,平日没少挥剑吧?”

   无论是挥剑、打坐还是念诗,师父交代过的每一件功课,易都不曾有半点懈怠,他不仅比同样身为学徒的同龄人要勤奋,甚至比绝大多数前辈还要用心。现在,他已经能够精确地挥舞出无极剑道中的每一个招式,以最标准的形式迅速进入冥想状态,背下藏经阁中大部分的诗词歌赋……可即便如此,即便他如此努力,现在却陷入了简直可以说是令人绝望的瓶颈。

   想到这里时,易不禁露出了一丝苦涩的浅笑:

   “一天差不多四千次吧。”

   “一天四千?你这是想当铁匠吧?”

   一天挥剑四千次虽说是有点多,但反复练习基本技巧正是无极之道的教义之一:“根基不牢,无以为枝”……多兰不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吧?

   易正欲解释,多兰却将背上的蒙皮竹篓卸下,硬塞给了他:“那正好,你劲儿大,帮老夫背一会儿。”

   说完,多兰揉了揉肩膀,兀自地迈步前行,而易却犹豫了一下才赶紧跟上:

   “大师?您要去哪儿?这是往南的路啊。”

   “南北,老夫还分得清。”

   “那……师父说的修行呢?”

   “你这么想要修行的话,”多兰将两手背在身后,走得闲庭信步:“咱们这就开始呗。”

   易将信将疑地“嗯”了一声,不再多言。在他的记忆中,从无极村南行,只是大片什么都没有的无人山林,除非多兰想要进去抓野猪,否则实在没有什么能叫得上是“修行”的事情可做了。

   只不过,易已经答应师傅,无论多兰要自己做什么都会服从,所以就算是真的要去抓野猪那也没啥办法了。他将竹篓担到肩头,跟上了多兰的脚步。

   易从没有走过这条小路,确切地说,是从没听人提起过它。

   嵌在地上的垫脚石已经残缺不堪,杂草从其间隙中长出,有些甚至像小腿一样高。易觉得这条路应该会通向某个废弃的神殿或者聚落——听长辈说,在多山崎岖的巴鲁鄂省,有许多古老的遗迹潜藏于村镇之外,在漫长的时光中沉默不语……亦无人问津。

   向南走了一阵之后,老锻匠许诺的修行完全不见踪影,易终于按捺不住好奇,抬了抬背上的蒙皮竹篓:

   “大师,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呀?挺沉。”

   “剑,”多兰头儿也不会地回道:“都是剑。”

   如果易没有记错,多兰现在只为无极剑客们铸剑,而且一季最多也就做个一两把。

   “都是大师您的作品吗?”

   “有三把是。其他的……”多兰稍作停顿,似乎是在斟酌用词:“是‘同行’托行商带给老夫的。”

   “同行?您是说别的锻匠?他们为什么要给你剑?”

   易边说边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竹篓,一没留神,险些被一截形状清奇的垫脚石给绊倒,打了个趔趄。

   “喂!看着点!里面有把剑是给你的,”多兰连忙将竹篓扶正:“要是碰花了,你到时候还得怪我。”

   “给……给我的剑?”易有些不敢相信:“开刃的吗?”

   “当然,老夫的剑,哪有不开刃的?”

   作为无极剑客自我克制的证明,只有真正理解无极之道“不见血”理念的修行者,才有资格使用带刃的剑。更不要说这剑还是多兰大师亲手铸造……许多前辈都用了十几夏才获此殊荣,而易仅仅才修行了四季,简直可以说是受宠若惊了。

   但易脸上的兴奋却稍作即逝,取而代之的,是一声伴随着凝重神色的轻叹。这微妙的变化被多兰看在眼里,又走出几步之后,他才漫不经心地问道:

   “……听掌门说,你与精神领域的接触不太顺利是吗?”

   易没有立即回答,他有些羞愧地别过头,终于开口时,也没有直视多兰:

   “接触倒是没问题,否则我一开始也没法入门了,就是……”易停顿了一会儿:“就是我还不能从里面汲取力量……偶尔有一点吧,也完全没法把它附到剑上。”

   “也许只是时机未到?修行这种事……”多兰笑着捋了捋胡须:“也是讲缘分的啊。”

   易很想争辩——毕竟能不能从精神领域中汲取力量,不是依靠“缘分”就能解决的事情,它是一种天赋,或者更玄乎地说,是一种“天命”,它决定了一个人能否成为无极剑客,无论练习还是“时机”,对已经注定了的天命都毫无意义。

   但易最终并没有争辩——他不愿当面反驳多兰大师,同时对今天的这趟“修行”,也还抱着救命稻草似的一点期望。

   “嗯,您说的对。”

   脚下的小路逐渐变得泥泞崎岖,如果说之前还能看到零星的足印,那么现在几乎完全看不出有人来过的迹象,四下只剩密密匝匝的树丛随着夏风摇曳。

   “大师……您以前走过这条路吗?”

   “嗯,老夫每过四季都会走一遍,有两三次,还是你师父祜戎陪我来的。”

   “我师父?”易略作回忆:“从没听他讲过啊?”

   “以后会的……”多兰挥了挥手,似乎是在有意回避这个话题。从他明显加快的步伐中,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个年逾花甲的老者——那可比泥沼蟹要轻盈太多了。

   而且师父也曾与他同行过,说不定还有其他的无极剑客,难道是需要保镖?也许这就是“修行”?是一个检验自己无刃剑耍得如何的“测试”?这想法让易多少又有了些期待。

   “那您以前走这条路时,遇上过什么危险吗?”

   “完全没有。”多兰笑吟吟地点了点手:“……不过你还是得拿好你的剑,小子,这条路,我就算走过一万遍,也与你无关,老夫没遇到过危险,不代表你也遇不到。”

   仿佛是在呼应多兰的话一般,一声尖利的啼鸣由远至近,在山林上空一闪而过时,易把无刃长剑抬到胸前,右手搭住了剑柄。

   那应该是锋喙鸟的叫声——这种猛禽通常都生活在人迹罕至的林海深处,易屏息凝神,缓缓扫视着不远处、正随清风摇曳的树林。

   多兰注意到了易的紧张,朝前方比了比手:“看到那片山了吗?”

   在两人的正前方,是一片连绵的山丘——并不算高,但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,怎么看都绕不过去的样子。

   鸟啼远去之后,树林重归平静,易也缓缓放下了剑,问道:

   “咱们这是要去爬山?”

   “你可是巴鲁鄂人啊,”多兰用手背拍了拍易的胸脯:“还能怕爬山不成?”

   易抬头望天,无云的蓝色苍穹中,高挂着金灿灿的艳阳……倒还真是个爬山的好天气。

   易悄悄地叹了口气,继续前行。

   绕过了一片小林,又趟过了一条小溪,这里显然离无极村已经有相当距离——远远超过长老们“建议”的范围,而即便如此,多兰依然没有任何放慢脚步的意思。

   终于来到山脚下的时候,易发现山脊上竟然铺有石阶。它们被荒草与泥土截成了几段,每一段只有三四级,残破不堪,但这说明至少在很多年前,这里曾有一条山道——一条村民们从未说起过的山道。

   在一处约莫三人高的陡峭山壁前,断断续续的石阶也戛然而止,易举目四望,已经是没有任何路可走了。他还没来得及发问,多兰便抬手抓住了山壁上的一处凸起,开始攀爬。多兰的身手十分稳健,没几下便登上了山壁,他返身过来看向易,一副“还在等什么”的表情。

   对易、或者任何一个在无极村长大的年轻人来说,这种高度的攀岩都是小菜一碟,只是在今天之前,他还从没负重做过这种事——果不其然,难度一下就大了不少,在最后搭上崖顶的那一刻,他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儿来。

   易站直身子,掸了掸裤腿,一眼就看到了杵在面前的石碑:

   “‘雾临’……

   上面的古艾欧尼亚文已经模糊不清,几乎难以辨认,易一边轻轻念叨着,一边努力回想之前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地名……不,确定没有。

   “时间还够,”多兰在石碑旁坐了下来,举起水壶小饮了一口:“先歇歇脚。”

   他不知从哪里有掏出一块米饼,兀自啃了起来。吃到一半,又想起了什么似地,把米饼递向还在研究石碑的易,易瞥了一眼饼上歪斜的牙印,摇了摇头。

   “大师,您说‘时间还够’……指的是咱们的修行,对吧?”

   多兰嚼着米饼,拍了拍膝盖:“磨刀不误砍柴工,小子,你若真急着修行,我劝你在这里先休息好了再说。”

   当易看到多兰又摸出了第二块米饼开始啃时,便无奈地叹了口气,耐住性子环顾四周。

   除了刻有“雾临”字样的石碑以外,山崖上还有几段被藤蔓杂草所淹没的古迹。虽然都只是些残垣断壁,但那大气粗犷的风格,与现在的巴鲁鄂建筑截然不同。

   “这山上原本有一座神殿,信奉一个远在你我诞生之前,就已经陨落的神明。”多兰指了指遗迹:“没有人知晓它的名字,也不清楚信徒的去向,剩下的,就只有这些毫无意义的破石头。”

   “‘繁花易逝人易老,晨星终有归夜时’……”易轻吟着布希的另一句诗,指了一下石碑上的古文:“‘雾临’这名字,也是他们起的吗?”

   “碑是后人立的,至于这名字嘛……”多兰指向山崖的另一面:“你看那边,一眼就明白了。”

   易走到崖边,小心翼翼地探身眺望——在他脚下的,是一片云蒸雾缭的山谷,远处则是与蓝天相接的山脉,从视野的尽头延绵到视野的尽头。

   山谷的规模不算大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就像是一口湖,只是湖中没有水,有的只是白茫茫的云烟。一条下山的小路从崖边延伸过去,一直探入到雾海的深处。

   “看清了吗?”多兰继续道:“咱们就是要去那儿。”

   “去……去哪儿?”易又望了一眼脚下:“山谷里面?!”

   “对。”

   在经历了翻山越岭之苦后,易对这语焉不详的回答已经不能满意了,他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开了口:

   “大师,能告诉我,今天的修行到底是什么吗?”

   “老夫只能说,路不好走,所以才叫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  易对此行的目的愈加狐疑起来,但意识到多兰并不打算解释,便小心地卸下竹篓,在老锻匠正对面的一块石台上盘腿而坐——不说休息,这里倒是个练习冥想的好地方。

   他调整了一下心境,深吸一口大气,也许是因为环境太过陌生,比平常多花了一些功夫才进入入定的状态。

   似睡非睡之间,微妙的轻盈感自下而上窜遍全身,而在这份轻盈的顶点,某种不可名状而又无比耀眼的东西遮住了继续飞升的去路,就像是在无边黑暗之中,突然闪烁出来的一道白光,将思绪中的这一个小角落完全照亮。

   ……是一只“灵”。

   在冥想中遇上“灵”当然不是什么稀罕事,相比起同门的学徒,易似乎更容易被它们“骚扰”——这应该是一件好事,意味着他与精神领域更亲近,按理说要从其中汲取力量也应该更容易才对。

   按理说,是这样的,嗯。

   易试着集中注意力,排除一切杂念,无视这道白光,但很快就发现它并非普通的灵,也绝不是凑巧路过,便索性顺着它的轮廓往上攀爬,紧紧抓住那怪诞的脉动,纠缠一阵之后便融入其中,消失在光芒的深处。

   易努力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正曲膝盘坐在一棵巨大的银芯树下——正是无极村村口的那棵,只不过远处的所有建筑,看上去都是那样陌生而怪异。

   易起身走进无极村内,看到一个个熟悉的身影——父亲,母亲,师兄,师妹,邻居家的黑猫小咪和村长家的土狗金吉……只是他们全都像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,完全无视了行色匆匆的易,而易知道他们都只是幻象,所以也没有要打招呼的兴致,直到遇上多兰时,才忍不住停下了脚。

   “大师?”

   老锻匠回头看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说,继续手上的动作——他并不是在打铁铸剑,面前也没有熔炉铁毡之类的锻造工具,而是一只插着小苗的花盆。锻匠晃了晃手腕,带着陶醉的表情展开双臂,缓缓举起,而伴随着这个轻描淡写的动作,小苗迅速蜿蜒生长,开花散叶,变成一株盆栽似的小树。多兰左右端详了一番之后,似乎并不满意,又摆动了几下手,小树便又跟着改变了形状,在令人愉悦的微风中摇曳生姿,最终变成了一幅杜松柳的模样。

   困惑之余,易将目光转向村子的其他地方,他注意到在这个无极村里,所有住宅都被从没见过的植被或作物所覆盖,郁郁葱葱,七彩斑斓,光怪陆离,其中一些似乎是从无缝的石头里长出来的,还有几棵小树像极了“人”——不光是徒有人形,好像还会动。

   就在易四处游荡时,村中响起了一阵洪亮的钟鸣,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的活计,朝村庄另一头的小山走去。

   一道瀑布顺着山体倾斜而下,挡住了它后方的山洞。打头的人正是多兰,他轻轻抬了一下手,瀑布的水流便向两边分开,让他得以身不沾水地通过。而之后的其他村民,也都用类似的动作操纵着瀑布,一个接一个地进洞。易有样学样,模仿了一下那个抬手的姿势,但全无效果,所幸在幻境中被水淋湿也不是什么大事,他便径直穿过了瀑布,进入闪烁着烛光的洞穴内部——那不是一根两根,而是成千上万根点燃的蜡烛,数十位村民,就沉浸在这片光之汪洋中,用易听不懂的语言交头接耳。在洞穴的另一端,易的师父,祜戎站在一面平整的石墙旁,身边还围着村中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者。

   石墙并不光滑,雕刻着

标签: 暂无标签

免责声明:

本站提供的资源,都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。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,我们不保证内容的长久可用性,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,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/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软件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侵删请致信E-mail:503333232@qq.com

广告位
同类推荐
评论列表

最新评论
推荐内容
热门文章
随机推荐
资源标签
值得一看 《LOL》易大师故事“无极之诗” 根基不牢,无以为枝
 迄今为止,《英雄联盟》一共公布了151位英雄(实装150位),这些英雄背后的故事构建起了符文之地的始末兴衰。官方也会时不时的更新某位英雄的背景...
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
玩友资源网 January, 01
生成社交图 ×